前一段时间,有人写了《中国可以说"不"》的书 - 品牌营销设计落地 - 领帮,食品餐饮策划摄影设计,中国广州高端美食摄影 拍摄 摄影 品牌营销 策划 设计 装饰 一线专业机构,经验丰富,大量成功案例 - 【领帮食拍】

领帮,食品餐饮策划摄影设计,中国广州高端美食摄影 拍摄 摄影 品牌营销 策划 设计 装饰 一线专业机构,经验丰富,大量成功案例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无标题文档

专业领先摄影公司

与众不同
专注品牌营销型
定制高端食品摄影

查看: 925|回复: 0

前一段时间,有人写了《中国可以说"不"》的书

[复制链接]

311

主题

453

帖子

2026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026
QQ
发表于 2019-11-27 20:22: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前一段时间,有人写了《中国可以说"不"》的书,引起了一场关于中国可不可以说"不"的讨论。我觉得中国人大可不必讨论如此可笑的问题。
谁会说"不"?有一个弱女子被烂仔非礼,如果还有一点儿自尊,那么就说:"不!"如果已经没有了自尊,就说:"不嘛!人家……"日本战败,被美国占领多年。美国现在虽然已经撤出大部分占领军,但是仍然不时"非礼"日本。日本人一贯心情不好,老说:"不嘛!"最近有些日本人觉得自己的国家这样做太不像话,于是写了一本书《日本可以说"不"》,主张以后不要对美国佬的非礼半推半就,对"米国"说话要去掉"嘛",只说"不!"这就是"可以说'不'"这个议题的由来。
试问1949年以来,谁敢"非礼"中国呢?美国吗?经历了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之后,一想起中国下腹部就隐隐作痛;苏联吗?在珍宝岛打掉的牙齿连吞下去的机会都没有,愣是让中国人捡了便宜;至于周围那些不懂事的小混混,就不用说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外交上从来就是铮铮硬汉,并没有像日本似的被人家"非礼",欺负了半个世纪。最近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挨了几颗导弹,大家也回敬了美国佬几颗石弹,砸了他在北京的大使馆,后来还逼着他不断道歉、赔偿。比比日本,美国军舰驻扎在皇宫门口,被人家占领冲绳,半夜还给美国大兵进屋强奸女学生,不是给人"非礼"是什么?当然应该说"不"。中国用得着说"不"吗?半个世纪里大部分时间一直打得人家连妈都不认得,是需要说"不"的小娘子吗?问问人家老外,觉得你有那么"楚楚可怜"吗?至于说"不"吗?个个都说你"中国威胁论"。再说了,就算想对美国人表示一下男子汉气魄,也不至于窝囊到去拾日本人的牙秽吧?
[12]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立足未稳就丢失江山的战争,一个是淝水之战,一个是昆阳之战。淝水之战是符坚在北方新统一的地区尚未安定的情况下发动的统一全国的战争,90万大军一朝战败,整个局面面目全非,江山迅速易手。昆阳之战是王莽篡汉之后,全国局面还没有稳定时爆发的战争,一朝战败,全局崩溃。曹操在赤壁之战后迅速退回北方,实际上是明智之举,不过当初勉强南征付出的代价,使得他今生今世再也没有机会完成统一中国的抱负了。)
---------------------------------------------------------------------------------------

战略经典研究:"战略之父"与战略失误。
  
汉尼拔是西方古代最负盛名的军事家,他以寡敌众,横行敌后16年,屡战屡胜,威震敌胆,被西方军事学界誉为"战略之父"。但是,"战略之父"的失败正是在战略之上。依笔者的看法,汉尼拔和拿破仑、楚霸王项羽一样,都是在战略、战役和战术上很有天份的伟人,输在运气不佳:自己的失误未必很大,但却是致命的;对手的失误未必很小,但却不是致命的。
公元前221年汉尼拔接掌迦太基西班牙驻军的军权时,年仅28岁。他花了两年时间,彻底征服了西班牙地区反抗迦太基的各个部落和城邦。到第三年,即公元218年5月,他率8万7千大军由陆路远征罗马。这年冬天,他击败罗马军队的阻挠,越过阿尔卑斯山,进入意大利波河平原。到这里为止,虽然表面上他出其不意,取得了战略和战役上的巨大胜利,但是也许是年纪尚轻之故,把绝大部分导致他后来败亡的错误都犯完了:
⑴、庙算不胜。
迦太基国家没有战斗意志,对于汉尼拔的远征持袖手旁观的态度,自始至终没有对汉尼拔提供过任何有效的支援。汉尼拔实际上是迦太基国内的一个军阀,因此他用来对抗罗马的力量只有比利牛斯半岛上他控制的地盘的力量,而不是迦太基全国的力量,因此进攻罗马是以卵击石。
⑵、没有建设好稳固的后方。
汉尼拔既然是迦太基的驻西班牙军阀,在他远征之前,应该全力建设好西班牙这个战略后方基地。但是很遗憾他没有这样做,以至后来罗马人很快就把西班牙攻下了。他的主要问题是在西班牙没有建立统一的行政、军事指挥权,而是留下互不统属的三个统帅,后来被罗马人各个击破。
⑶、没有拔除敌人的前进基地,也没有建立自己的前进基地。
从西班牙经陆路进攻罗马,必然要经过今天的法国南部的马赛一带,当时叫马西利亚,是罗马人在高卢地区建立的一个行省。汉尼拔在进军罗马的途中没有占领马西利亚,为后来罗马人反攻西班牙留下了跳板,也使西班牙很难发挥战略后方的作用。在汉尼拔纵横意大利16年的岁月里,来自西班牙的援军只有他弟弟哈斯德路巴的失败的一次,可见他的后方并不通畅。进入意大利以后,汉尼拔没有试图在波河平原的山南高卢建立据点,而是深入到南意大利,也是因为在山南高卢因为马西利亚之故,无法获得西班牙支援,不得不到南意大利以接近迦太基本土。在这里,马西利亚发挥了马耳他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对于北非战局的战略性作用,把一支百战百胜的钢铁之师的后方切断,最后困死了这支军队。
如果汉尼拔用他带出西班牙的8万7千大军攻下马西利亚,罗马人的反应很可能是派大军反攻。汉尼拔以逸待劳,可以稳操胜券。后来,罗马人在坎尼战役中投入了到那时为止最大的一支野战军,根据记载,大约只有8万3千人左右。在坎尼战役时,汉尼拔已经屡战屡胜,并且深入意大利腹地,罗马倾国之力,也不过这点兵力。根据常识,人们不会用比对付心腹之患更大的力气来对付肘腋之患,因此,我们可以假设罗马人反攻马西利亚的军队总数不大于8万人,加上当地驻军和同盟国军队,顶多在兵力上与汉尼拔相当。根据汉尼拔在后来形势恶劣的情况下表现出来的将才,可以认为,罗马人反攻马西利亚成功的概率很小。罗马人在马西利亚既不能取胜,接下来的战略可能是不断反攻,并且巩固山南高卢。汉尼拔在控制马西利亚之后,进仍然可以进攻意大利,退亦可保住马西利亚及西班牙。符合孙子:"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之形。
假如罗马人反攻马西利亚失败,汉尼拔进攻山南高卢亦失败,僵持局面形成,则可能:
罗马人由海路远征西班牙。因为罗马人拥有海上霸权,这是很可能的事。
考虑到历史上,罗马人在马西利亚基地的支援下反攻西班牙开始曾经一度滨临全军覆没的境地,两个主帅双双战死这样的实际,估计在没有马西利亚的情况下形势会更加恶劣。即使出现罗马人占优势的形势,将主力集结在马西利亚的汉尼拔也可以及时回救驰援,不至于象历史实际那样在意大利眼睁睁看着老巢西班牙落入自己的手下败将之手。
罗马人由海路远征迦太基。
因为汉尼拔实际上是西班牙军阀,因此迦太基本土的得失对于他的关系是不大的。相反,迦太基被卷入战争,或多或少都可以消耗罗马人的战争资源。不管迦太基战胜还是战败,对汉尼拔都有益无害,至少比历史实际中迦太基人对汉尼拔远征始终抱袖手旁观的态度强。
其他还有可能发生的事件有:
罗马人控制山南高卢失败,汉尼拔顺利进军北意大利;
迦太基本土出兵参战,反攻西西里或者南意大利;
意大利北部山南高卢诸部起兵反抗罗马;
意大利南部和西西里岛诸城市起兵反抗罗马;
西班牙或马西利亚土著起兵反抗汉尼拔;
北非土著起兵反抗迦太基;
马其顿国王进攻罗马。
所有这些事件中,只有西班牙或马西利亚的动乱,北非土著起兵反抗迦太基两类事情对汉尼拔有真正的妨碍,其他都是对他有利的。可见,先攻马西利亚之有利有理。
⑷、没有从海路进军。
汉尼拔既没有攻马西利亚,就应该从海上迂回到北意大利登陆,而不应该经陆路翻越阿尔卑斯山。根据记载,汉尼拔到波河平原时,大军只剩下2万6千人。军队减员巨大的原因有:
因为给养而裁员,估计有1万7千人左右;
留守西班牙的驻军,估计有1万1千人左右;
扣除上述正常减员,在征途中减员人数高达3万4千人。在古代的条件下,因为自然条件的恶劣和沿途土著的袭扰,陆路行军的损失是巨大的,如果走海路,除了遇上大风暴外,一般损失比较小。迦太基本来掌握了地中海的制海权,在第一次布匿战争时被罗马人夺取,但航海经验和舰队还是存在的。在古代的条件,舰船的速度、续航力和搜索范围及其有限,以汉尼拔进军罗马的国际形势,罗马人不可能不在迦太基所在的北非布置强大的海军主力,而把海军主力放在高卢附近。因此,汉尼拔从海上运兵突然在北部意大利登陆的客观条件还是存在的。当然,由于汉尼拔的舰队规模所限,可能一次运输的兵力有限,但是至少不少于3万人,因为迦太基在西班牙的军队本来就是从北非海运到西班牙的。如果剩下的兵力强大,由于罗马人的海军北上而无法继续经海路进军,也可以经陆路攻击马西利亚,打通支援远征军的通道。
汉尼拔之所以把自己在意大利的势力范围建立在南部,一方面是因为马西利亚仍在罗马人手里,另外可能也希望从迦太基本土获得比较西班牙更多的援助。结果事实证明他失算了,迦太基没有给他一兵一卒的增援,由于他远在半岛南部,西班牙来的援军在穿过敌国的领土时被歼灭了。  
2、通讯的失败:
哈斯德路巴――用骑兵明码传递行军路线情报,结果全军遇伏覆灭。
汉尼拔的弟弟哈斯德路巴能够统帅2万人到达意大利北部,因为马西利亚仍在罗马人手中的缘故,根据汉尼拔的经验,在半路必定已经损失惨重,但也不失为证明哈斯德路巴统兵才能的证明。可惜他犯了明码通讯的错误。他把自己的进军路线和计划写成文书,派通信兵穿过敌国送给汉尼拔,可惜半路被罗马人截获,导致自己被伏击,全军覆没。
马其顿国王腓力――派人传递盟约被截。
汉尼拔在无法从西班牙和迦太基获得援助的同时,试图向马其顿国王腓力求救,建立军事同盟。但是汉尼拔派回的使者被罗马人俘虏,致使联盟功败垂成。后来马其顿终于没有攻击意大利。是因为罗马人在海上加强防备,同时挑动马其顿周围的国家和民族共同攻击腓力的结果。如果汉尼拔在山南高卢建立根据地,与腓力的通讯和军事合作可以通过达尔马提亚,经波河下游进行。
3、为汉尼拔设计战略:
⑴、占领马西利亚,使西班牙到意大利的陆路交通保持畅顺;
⑵、扫清从西班牙到山南高卢的罗马势力,在山南高卢建立自己的前进基地;
⑶、联合马其顿国王腓力,从东面海上进攻意大利,并经波河下游沿亚平宁半岛东岸进攻罗马;
⑷、联合迦太基本土的军队,反攻西西里和撒丁岛,得手后在南意大利登陆;
⑸、在上述战略包围完成后,三支盟军主力进军到罗马城附近与罗马军队决战;
⑹、围攻罗马。
历史实际当中,汉尼拔曾经率领8万7千大军离开西班牙,而罗马人在坎尼调集的最大的一支部队不过8-9万人,而且不是汉尼拔对手,由此可以证明⑴、⑵两个战略步骤是可行的。在历史实际上,汉尼拔确实从山南高卢得到了大量援助,使他得以从翻越阿尔卑斯山的损失中恢复元气,并且多次击败罗马人。可惜他因为高卢人经济文化发展落后,所能提供的援助有限,马西利亚仍在罗马人手里,无法从西班牙获得援助,不得不进入南意大利,试图依靠那里的富裕的城邦,并且从迦太基本土获得援助。
马其顿国王腓力曾经派使者要求与汉尼拔结盟,并且实际进攻了罗马在希腊地区的盟国。由于汉尼拔在意大利南部陷入困境,腓力没有采取更积极的行动。如果汉尼拔在山南高卢建立前进基地,并且与腓力取得陆路联系,马其顿积极参加反对罗马的战争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迦太基本土的军队虽然没有直接支援汉尼拔,但是却趁罗马人进攻西班牙时进入了西班牙。由于没有与汉尼拔留下的军队取得协调,因此被罗马人各个击破。迦太基的军队还策动叙拉古反叛罗马,并且在西西里展开了与罗马军队的长期战争。
如果罗马人没有马西利亚作为跳板,直接入侵西班牙的可能性就小得多,即使入侵了,并且击败了留守的汉尼拔军队,汉尼拔经马西利亚回援并全歼入侵的罗马军队也容易的多。迦太基本土就没有借口向西班牙派兵。如果汉尼拔完成了战略的⑴、⑵步骤,吸引了罗马的主力北上,迦太基本土的军队反攻西西里、萨丁、科西嘉诸岛进而登陆南意大利都会是十分诱人的选择。
至此,本战略⑴、⑵、⑶、⑷步骤均可完成,⑸、⑹是战局推移的必然,无需证明。

7.战略的首要问题。
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是我们党的指导思想,可是有多少共产党员可以说得出《毛泽东选集》里第一句话说的是什么?让我来告诉你:
《毛泽东选集》的第一句话是:"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革命是竞争的一种形式,因此我们也可以把这句话的意思推论到普遍的竞争活动当中去:谁是我们的对手,谁是我们的盟友,这个问题是竞争的首要问题,当然也就是战略的首要问题。
毛泽东利用阶级分析的方法来确定中国革命的敌友,但是我们从事的很多类型的竞争活动并不是你死我活的革命斗争,因此我们确定一般竞争对手和同盟者的时候,就不能简单地套用毛泽东的专门用于指导革命斗争方法,不过道理是类似的。
有两个判断竞争对手和盟友的标准:目标和实力。
先看目标:凡是对于我们追求的目标抱有同样欲望的个人或者团体,都是我们潜在的竞争对手。做生意的人常说:同行是冤家,就是这个道理。你的顾客人数有限,每个顾客不可能不吃饭把所有的钱都拿来买你的货,因此你可以做的生意就是顾客的人数乘上每个人能够花在购买你的产品上的钱,如果顾客的人数和价格水平都不变的话,对于你的商品的购买力是一个固定的数额。如果别人做和你一样的生意,必然要瓜分有限的市场,不管人家瓜分掉多少,人家做成功一笔就是一笔,这一笔生意的利润就没有你的份了。因此说,"同行是冤家"。不过,我要告诉你,不同行不一定就不是冤家:香港发生禽流感,卖肉的和卖鱼的生意红火起来了--为什么?肉和鱼是家禽的替代品,如果因为家禽有病不敢消费,消费者自然要多消费肉和鱼。所以,平时卖家禽的人采取任何促销措施,例如降价、赠送小礼品之类,都会抢走卖肉的和卖鱼的人的生意,我们说他们之间也是竞争对手。
相反,凡是有助于我们实现自己目标的个人或者组织,都是我们的潜在盟友。比如卖汽车的人就是卖汽油的人的盟友,汽车卖得越多,汽油的需求量就越大,卖汽油的人就日子好过。
在这里,我们可以把经济学的一个原理普遍化,帮助我们判断竞争当中的对手和盟友。这个原理叫交叉弹性。交叉弹性的公式是这样的:
         自己产品的需求量变动的百分比
交叉弹性系数=-----------------------------------
         别人产品价格变动的百分比
一般情况下,如果其他条件不发生变化,降价会使自己产品的需求量增加,而涨价则恰恰相反,会使自己产品的需求量减少。对于商人来说,需求量增加总是一件好事,但是降价就不是那么心甘情愿。如果别人降价,你的需求量增加,岂不是喜事一桩?你的需求量的变化和他的需求量的变化是同一个方向的,那么你们就是同盟者。分母减少,分子增加,分数应该取负值。也就是说,交叉弹性系数如果是负数,你们就是盟友。
反过来说,别人产品降价,拖累到你的产品需求量下降,显然你下降的需求量跑到别人那里去了,变成了他增加的需求量。你的需求量的变动方向和他的需求量变动的方向正好相反,在这种情况下,你们是生意场上的竞争对手。因此,你应该采取措施,阻止你的对手牺牲你的利益来增进他的利益。
简单一点,任何人采取接近自己的目标的行动都会妨碍你接近自己的目标,或者说他好你就倒霉的,他是你的竞争对手;反之,任何人采取接近自己目标的行动都会帮助你接近自己的目标,或者说他好你就好,他是你的竞争盟友。
从这一点看,毛泽东的阶级分析方法和我们的交叉弹性的方法是一致的:剥削阶级要改善自己的状况,就要强化剥削制度,增加剥削,这样就侵犯了被剥削阶级的利益,因此他们和被剥削阶级之间就是竞争对手,在革命这种竞争活动中,竞争对手就叫做阶级敌人。所有被剥削阶级的解放道路都是消灭剥削制度和剥削阶级,因此他们之间就是朋友,是盟友。工人和农民之间的关系就是这样。
在这里,我们可以把上面的交叉弹性公式改成以下的样子:
         自己在竞争当中获得的标的物数量变动的百分比
交叉弹性系数=---------------------------------------------------
         (别人投入实力量变动的百分比)
前面公式分母中的价格实际上是企业之间竞争的主要实力要素成本的指标,成本低的企业可以把东西卖的便宜,因此可以抢到比较多的市场份额。在这个公式当中,我们改成了投入实力量的指标。因为价格作为企业投入降低成本的实力量的指标的表现是向相反的方向变化的,即你为了降低成本而下的功夫越多,你的成本,从而你可以接受的价格就越少,为了和前面的需求量的价格交叉弹性的公式相吻合,我们令分母为负数。
但是,仅仅有交叉弹性的方法,还不能够精确地确定我们的竞争对手和盟友。"有一个姑娘,她有一些任性,她还有一些嚣张",突然有一天发现自己长大成人了,该嫁人了。看上了一个"白马王子",再看看周围:怎么,满世界竟然有一半都是女人!如果她任性起来,再嚣张起来,岂不是所有的女人都要遭殃?等等,那里来了一个女人,"老人家,这么大岁数了身体还硬朗呵?""哪里,人过七十,一年不如一年啦!"听听,这位像是抢你"白马王子"的人选吗?哦,这里过来了一个女人,嘴里还塞着奶嘴呢?长大以后可能是个绝色美人,准没错!不过到那时我的"白马王子"就和廉颇当年一样,已经到了吃一餐饭就上三次卫生间的岁数了。
这就是实力的标准。想跟我抢?凭什么?如果没有实力,我们就说,某某人"不是对手",因为他根本不能对你构成任何威胁。同样,太差劲的人也不应该成为盟友,因为帮不上忙还不算,很可能会拖累你。
这里,我们注意一下竞争的"全息原理",要解决一个弱小的对手,并不一定是容易的事情。首先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多少有那么些实力;其次,以强凌弱,总是"失道寡助",社会自然同情弱者,对强者群起而攻之。很多人就是这样,吃柿子拣软的掐,以为容易得手,结果失败的很惨:萨达姆侵略科威特,美国侵略越南,苏联侵略阿富汗。费了很大劲,即使赢了,也赢得不光彩,赢得不值(不划算)。何必呢?大企业跟小企业打价格战,几乎总是大企业吃亏。小企业降价,损失一点点,大企业降价,损失一大片。大企业如果想靠降价把小企业挤垮,可能付出的代价比小企业的全部资产本身的市场价值还大。
如果在失控的竞争活动里面,比如说战争,你可以干脆利落地把弱小的对手"干掉",消灭他的实力,甚至生命,就像美国人打格林纳达、抓巴拿马的诺列加将军一样。在受控的竞争里面,讲明是不能破坏对手实力的。假设单位里的一位同事"阴"了你一把,把本来应该属于你的职位给抢了,就算你恨得牙痒痒,也不能动手打人。由于不能直接消灭对手的实力,因此在大多数场合下,军事斗争的原则就要做一些修改,不能够到处都把消灭小的竞争者作为加强自己的办法。我们在前面把受控制的竞争和失控的竞争加以区别,是因为这两种类型的竞争中的战略原则有一些不同的地方。最经常引起人们误解的就是消灭对手实力的军事原则不能用在受到控制的竞争里面,但是很多人在很多本应该属于受控竞争的情况之下都滥用了这个原则,结果反而对自己不利。
在受到控制的竞争活动当中,由于我们不能直接破坏对手的实力,因此对于小的竞争者下大力气去围剿,却又剿而不灭,甚至惹出一身麻烦,就很不值得。我们对他们或者干脆就视而不见,当他是透明的,好像根本没有这个人一样,或者就收编他,使他化敌为友,成为自己人。所以,西方的企业界时兴收购企业,其中一个动机就是把竞争对手转化。世界首富比尔?盖茨最近惹上的麻烦,其中一个导火索就是他打垮网景公司,犯了众怒。当年网景公司的老板曾经出价10亿零1块美元,愿意卖给比尔?盖茨,但是他嫌贵,不愿买。后来网景发达了,比尔?盖茨付出了几百亿美元(包括本来可以卖钱的IE浏览器,白送给顾客,卷入官司的花费,原来盟友的倒戈,业内的抵制和反感带来的损失等等)的代价,穷追猛打,网景公司倒是一蹶不振了,但是微软也没有讨着什么便宜,如果官司最终以宰割微软结局,比尔?盖茨算是碰上了他的滑铁卢了。想当初,花个10亿多点不就干手净脚解决掉的竞争对手,何以惹出这么大的麻烦来?真是的,现在搞到辞去第一把手的职务,转入"地下""垂帘听政"进行幕后指挥的地步,何苦呢?和他同名的另一个比尔--克林顿就成熟的多,虽然惹上了莱温斯基案,但是他没有像中国的黑社会大佬惯常所做的那样,雇个杀手"解决"有关的人物,而是选择了勤奋工作,修补家庭关系的策略,最后闹了半天,他的对手也没有把他搞垮。相比之下,不少第三世界的政治领导人都有涉嫌谋杀政敌的丑闻,手段就太过于低劣了。
那么,对于那些太强大,太有实力的竞争对手呢,我们是不是应该把他们当作现实的对手甚至是主要对手呢?未必。虽然人类历史上不乏以弱胜强的例子,不过弱者挑战太强者终究是危险的事情。我们可以挑战比我们强大一些的对手,但是通常不应该挑战太强大的对手。对于这样的人来说,应该成为他们的盟友,利用他们的强大,发展自己的实力。
在这个方面,我们要注意有两种太强大,一种是兴盛的太强大,一种是衰败的太强大。
对于衰败的强大者,不但不应该以他为主要竞争对手,反而应该利用他作为抗衡新兴竞争者的盟友,甚至还应该为此拉他一把,延缓他的衰老。一个竞争对手在强大之后走向衰败,往往有一些无法扭转的原因,就像人的衰老一样。随着他的衰败,他原来掌握的一些宝贝都会逐渐散落出来,被其他人拣走。这些宝贝当中的实力部分,很可能会在重新分配中改变整个竞争形势,使得一些得道的获益者突然强盛起来。这时候要小心对待,最好保证自己是最主要的获益者,如果自己不能成为宰割衰败的太强者的主要获利者,还不如帮助那个老不死的东西藏好他的宝贝,别让人家偷走了[13] 。有的人只看到自己可能从宰割庞然大物中获得一点点利益,就忘记了前面可能存在的威胁,结果连命都丢了。
--------------------------------------------------------------------------------------
[13]英国在历史上曾经积极维护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美国曾经反对列强瓜分中国,现在我们建立中国和俄罗斯的战略伙伴关系,都有维护衰败的老大帝国,不让别人染指的意图。
--------------------------------------------------------------------------------------
在中国历史上,宋朝政权曾经两次犯同样的战略错误,结果导致了自己的灭亡。北宋曾经和辽国交战多年,对辽国深恶痛绝,但是自己窝囊,打不过人家,又无可奈何。后来辽国后院起火,金人造反,派人来约宋朝夹攻辽国,宋朝没有仔细考虑就答应了金国的要求。不料前门驱狼,后门进虎,金国在灭辽之后突然袭击宋朝,而且比辽国更厉害。北宋在首都失陷后终于灭亡。
北宋灭亡后,南宋偏安江南,心灰意冷,已经渐渐失去了收复失地的愿望。好不容易熬到金国开始衰败,两个庞大的弱国好一段时间相安无事。突然间,蒙古人又崛起在金国北方,派人约宋夹攻金国。金国派人向宋朝陈述利害,要求联合抗蒙,宋朝不听,想想半壁江山,想想"百年国耻",还是做出了联合蒙古,夹攻金国的战略决策。结果蒙古人灭亡金国之后,下一个目标就是南宋。真是"自作孽,不可活",这一次,连小命都玩完了。
一般人的心态总是希望能够在变化当中拣点便宜,但是不要忘记,人之所以比动物活得要好,是因为人的理智可以帮助他趋利避害。动物为了眼前小利,咬了诱饵,踩了陷阱,人就不应该这么目光短浅。

对于兴盛的太强大者,假如他的兴盛很长久,自己在可以预见的将来都不具备向他挑战的条件,其他人也威胁不了他,则可以安心追随他,不必胡思乱想。这一点,中国人的历史观非常典型:当游牧民族刚刚开始入侵农业地区的时候,抵抗侵略就被描绘成正义的事业,当游牧民族夺取了中央政权之后,继续抵抗就变成了"地方割据"了。明朝灭亡前后,有两起投降事件,分别被历史学家下达了不同的判决:负责防守山海关的吴三桂投降被认为是卖国投敌,但是郑成功的孙子坚守台湾,拒绝投降,又被认为是"封建割据"。历史学家的判决标准是什么呢?就是中央政权。如果中央政权在明朝手里,则保卫明朝江山,抵抗满清入关就是正义的。如果中央政权到了李自成手里,吴三桂就应该投降李自成,为李自成的大顺朝抵抗满清,保卫山海关。但是满清统一中国之后,吴三桂再造反就不应该了,这就叫"三藩之乱"。不但吴三桂不应该造反,一切继续抵抗满清的势力都应该放下武器,包括坚守在台湾的郑成功的后人,这时,投降主义成了爱国主义。在这里,爱国主义的标准不是民族主义,不是哪一个民族当家作主,而是服从中央政权,维护祖国统一就好。
如果这种兴盛不稳固,在适当的时机,就可以联合其他人,倒戈相向。刘备就是这样对待曹操的,孙策是这样对付袁术的,比尔?盖茨也是这样对付IBM的。
刘备养虎伤身,被吕布夺了徐州,寄居在"乱世奸雄"曹操篱下,整天提心吊胆,假装种菜。后来和曹操青梅煮酒论英雄的时候,给曹操称赞为"天下英雄",吓得连筷子都掉了,他反而借打雷掩饰,说是给雷声吓掉的,骗过了曹操。曹操失去警惕之后,被刘备借口打袁术,拐跑了几千人马,另立山头,后来成为曹操最头痛的敌人。看官留意:曹操人称"一代奸雄",竟然给刘备骗倒,可见世事难料如此!如果你是"上级首长"、"大老板"之类的角色,可要留意:现在到处都是刘玄德那样的"枭雄",看紧你的公章大印,盯紧你的银行账户,很多人都在绞尽脑汁打它们的主意哟!尤其要小心刘备的眼泪,堂堂男子汉,一个不小心就"感动得"涕泪交加,别给他们的"多情"蒙倒,特别是在人家像勾践那样俯下身子吃你的屎的时候,正是算计怎样割掉你的脑袋呢!
孙策在父亲遇害后,寄居在袁术那里,后来利用传国玉玺抵押,向袁术借了几千人马,挺进江南,重新开创了父亲失去的事业。
比尔?盖茨本来是靠IBM这个电脑巨人起家,羽翼丰满之后,抓住IBM在大型电脑和个人电脑这两个主营业务上举棋不定的时机,联合IBM个人电脑的CPU供应商英特尔、整机生产商康柏,一下子就从根本上掀翻了IBM在个人电脑方面的江山,同时也把这个电脑行业的"皇帝"拉下了马。几年之后,比尔?盖茨就凭着他的战略运筹坐上了电脑业的头把交椅,君临整个行业。
既然我们不应该选择太强大和太弱小的竞争对手作为我们现实的主要对手,我们应该怎样解决主要对手这个竞争的主要问题呢?
第一、具备潜在对手的条件,也就是说,对我们想要的东西也有占有欲,或者说交叉弹性是正值。他好我们坏,他坏我们好。
第二、门当户对--这里的意思是实力相当,差别不是很大,可以一战。
第三、实力增长的速度最快。
具备前两条,可以是我们的现实的对手,加上第三条,才能成为主要对手。
前面两条很好理解,但是第三条的意思就多一点周折了。
实力增长快,必然强大得快,所以放任他强大起来以后就特别难斗了,应该趁他羽翼丰满之前打倒他。这是很容易看出的道理,不言自明。但是为什么增长得快呢?各个竞争者的情况不一样,不好一概而论,不过有一点是清楚的,就是这样的竞争者的上升形势已成,正在趁势兴起。不论势头是来自环境有利,还是实力成长,总之是形势对他有利。
如果他是竞争者,因为形势好,或者是实力强大,自然要求扩大他在竞争目标分配当中的份额,因此具有进攻性。又根据前面提到的"加速原理",人逢喜事精神爽,自信心强到很容易过头的地步,野心膨胀,在精神上也特别富有进取性。在竞争活动中,勇于挑战,富于进取精神,当然就意味着对其他的对手有较大的威胁。你作为他的竞争对手,当然受到他的严重威胁,因此你还不能不重视他的扩张野心。把威胁性最大作为判断主要竞争对手的条件,不难理解吧?
但是另一方面,这样的对手往往容易成为众矢之的。对你的威胁最大,对别人的威胁可能也最大。至少他改变了整个竞争格局,而且在这种改变当中,人们认为他可能是最大的获利者,他的获利自然意味着别人的失利。因此大家都为了防止自己的失利而起来防止他的获利,就造成了群起而攻之的局面。比尔?盖茨现在就是这样陷入困境的。我们中国人自古就对这种现象有着深刻认识,像"树大招风"、"人怕出名猪怕壮"、"满招损,谦受益"、"峣峣者易折,皎皎者易污"之类的成语都是针对这种现象的,在谋略方面也有不少心得。毛泽东生前曾经引用过《三国演义》里面的一个例子,说明古人在这方面的认识和研究已经达到相当高明的水平。他引用的例子是孙权劝曹操当皇帝的例子映射当年林彪称呼他的"四个伟大"的险恶用心。曹操看破孙权的居心,讽刺说:"是儿欲使吾居炉火上耶!"--"这小子想拿我到炉火上烤啊!"因此,对手迅速强盛,可能具有重大威胁,但是也为他的覆亡准备了条件。
最后,并不是最不重要的因素是,迅速强大往往使人忘乎所以,轻举妄动,追求不应该追求的目标,挑战不应该挑战的对手,在战略上,在行动上都不那么谨慎,然后就倒持太阿,授人以柄,给了对手以打击的机会。实际上,迅速扩张的同义词是基础不扎实,根基不稳固,他夺取的江山最容易易手。因此以这样的竞争对手作为竞争的主要对手,并不是最难斗,因为他的破绽百出,如果打了胜仗,也容易收获战果,因为他抓得太多,太快,结果什么都抓不稳。把他一脚踢翻,金银财宝准保撒了一地。暴发户不但对别人危险,自己也不安全,因为他的根基不牢,做事太狂。
所以,当你选择对手的时候,首先应该选择那些暴发户,一是为了自身的安全,二也是看准了他们好打。毛泽东曾经引用过《水浒传》当中林冲的故事来说明这个道理:林冲到柴进的家,遇到柴进的武术教头洪教头,洪教头不满意自己的徒弟柴进夸奖林冲武艺好,向林冲挑战,一连三个"来,来,来!"冲上来攻击林冲,然后被林冲借力发力,一下子击倒。这个洪教头很有点儿暴发户的架势:暴发户往前冲,气势汹汹,重心总是不在两腿中间的,而是倾向前进的方向,只要你闪过他的突击,在他的背后或者侧面来一下,他很容易失去平衡,栽倒在地。
当年希特勒羽翼未丰的时候,英国首相张伯伦没有及时动手把他掐死--西班牙内战、德国重新武装、德国进军莱因区……等等,都是很好的动武借口,反而把他扶上台,还要送一程,搞了个慕尼黑协定,断送了整个"日不落帝国"的命运。
记住:暴发户危险,但是好打。用"太极拳"的道理来打。
不过如果你就是暴发户,那怎么办?是不是就该一定要冲上去找死?那也未必。暴发户也有暴发户立于不败之地的战略秘诀。
暴发的原因有两种:
环境造成的暴发,这是外因造就的;
实力造成的暴发,这是内因成就的。
其实应该准确地说,没有单一原因所引起的暴发,这里的划分只是强调起主要作用的原因。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等等环境因素发生了重大变化,不少人趁势而起,变成了暴发户,变成了先富起来的一群,他们确实是干了不少事情,但是如果没有大环境支持,可能都会因为"犯错误"而被关进"牛棚"。这是我们在现在社会当中见到的最多的环境造成的暴发。所谓"时势造英雄"就是这种英雄。
另外就是自己的实力突然获得了爆发性增长而成为的暴发户。英国的工业革命成就了"日不落帝国"的丰功伟业,希腊的城邦民主政治使得几十个小小城市的文明成为西方文化的经典范例,商鞅变法使得秦国得以富强,中国得以统一……
今天,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突然崛起,改革开放20年,平均增长速度接近10%,这么长时间,这么高的速度持续增长的经济奇迹发生在一个如此泱泱大国,解决了这么多人的温饱问题,并且共同富裕起来,这在人类历史上是前无古人的伟大事业。当然,我们也被老外们看成是"暴发户",也应该做事情稳重一些,想对我们使绊子的人并不在少数。
比较一下,我们自然知道实力造成的暴发比环境造成的暴发持久得多,也坚实得多。
列宁在分析武装起义的战略时指出,起义者应该趁敌人慌乱,"不停顿地进攻"。暴发户就象起义者一样,要趁对手不知所措的时候迅猛进攻,向对手的致命要害下狠手,如果一击不能致命,就要连续进攻,不停顿地进攻,全力以赴,直到把你的对手打翻在地为止。这是暴发户克敌制胜战略的第一要决。如果你在无论什么类型的竞争中突然崛起,你的对手总是有一个不知所措的过程,你要抓紧时机,尽可能地收获你的成果,不要犹豫不决。古代军事家吴起把这种情形形容得很贴切:"凡兵战之场,立尸之地,必死则生,幸生则死。其善将者,如坐漏船之中,伏烧屋之下,使智者不及谋,勇者不及怒,受敌可也。故曰,用兵之害,犹豫最大。三军之灾生于狐疑。"凡是军队打仗的场所,都是决定一个人是站着离开还是倒下成为尸体给人抬走的地方,抱着必死的心情上战场的人才能活着离开战场,如果想侥幸在战场上活下来的人,肯定会被敌人杀死。所以善于指挥战争的将领,你好像是在一条破漏的船上,或者是在燃烧的房子里一样,赶快行动,快点划,快点跑,不要犹豫拖延!这样,使得聪明的人来不及精打细算,勇猛的人来不及发火恼怒,打起来就行了,哪还有那么多罗嗦事儿啊!所以说,打仗指挥的最大祸害就是犹豫不决。你指挥的三军所遭遇到的灾难一定是狐疑所带来的。吴起说的是军事指挥的一般原则,在暴发兴起的竞争者来说,更加重要。一旦你觉得机会来了,势头到了,赶快行动,你是在一条破烂漏水的船上,快划!你是在熊熊燃烧的房子里面,四周纷纷落下火球和崩塌的建筑材料,还胡思乱想什么?跑吧!冲上去,世界就是你的了!
如果你碰到钉子了,很可能是你的对手已经清醒过来,开始对付你了,这时猛冲猛打可能会给对手以可乘之机对你使绊子,赶紧停一下。你要做的事情有:
恢复平衡,收回重心。包括几个方面:
巩固内部。抓好自己人的利益分配,暴发户失败的起点往往是分配问题引起的内部矛盾侵蚀了自己的竞争力。建立相应的适合现在需要的内部竞争的控制体制或者机制,以便提高对外的竞争力和同盟的稳定性。[14]
落实实力的增长条件,保证实力的增长能够保证守住新获得的成果。
---------------------------------------------------------------------------------------
[14]从这个角度来说,能否解决贪官污吏的问题,是我们中国人能否抓住当前的千古机遇的生死存亡的战略关键。如果解决得好,中国在21世纪就可以重新恢复祖先的光荣,成为世界上最富强的国家之一。如果我们不认真对待,企图蒙混过关,必将成为下一次动乱的导火索。现在有的人在网络上讨论,到底那个国家是中国的潜在敌国,日本、美国还是印度?其实,应该是中国自己,一个贪官污吏横行的中国才是富强的现代化的中国的最大敌人。历史给了我们充分的时间,但是不会给我们太多的时间。
---------------------------------------------------------------------------------------
巩固新占领的地盘。英国人的殖民政策比较成功的要点是,基本保持殖民地的社会经济文化特点不动,尤其是利益分配关系不变,只是把最高统治者取而代之,甚至只是把对方控制起来,变成傀儡。这样当地社会经历了一阵骚动之后,很快平静下来,接受了新的统治者。而日本和德国的殖民主义者就比较多事,企图对当地做比较多的改变,因此他们的殖民地和占领区的反抗比较激烈,也比较持久。
建立和巩固自己的同盟体系,瓦解对手的同盟体系。一般来说,如果你的进攻势头衰减下来,对手同盟的向心力自然减弱,所以适当地停顿,可以为巩固战果提供条件。
最后还要建立新的竞争控制模式。西方列强在大战之后,战胜国总是喜欢搞些"建立新的世界秩序"之类的事情,就是这个意思,要把胜利成果稳稳当当地慢慢享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孙恺视觉联系:13828499589



公众号





总监微信服务号


             总监咨询服务:13828499589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领帮食拍:领帮食品餐饮策划摄影设计,中国广州高端美食摄影 拍摄 摄影 品牌营销 策划 设计 装饰 一线专业机构,经验丰富,大量成功案例  

GMT+8, 2021-4-19 14:26 , Processed in 0.593746 second(s), 27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